不要钱就可以看搬家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从十九周开始,叶安然肚子里的小宝贝就开始胎动了。

而这就成了与他的小闺女互动就成了薄靳煜每天的日常。

每一次只要看到那小脚丫子或者小拳头轻轻地踢动时,薄靳煜就会兴奋而激动。

有时候肚子里的小宝宝心情好的时候,就会手脚同时开弓,踢来动去,薄靳煜便会握着腹部隆起来的小脚丫,轻轻地与她说话聊天。

叶安然看着他慈爱的模样,轻柔地说道:“不要跟洋洋计较了,他就是个孩子。”

“嗯,小太太答应我,不要让他抱!”薄靳煜握紧了她的小手,认真地撒娇道。

叶安然:“……”薄二爷,这么大,总撒娇真的好吗?

可是偏偏,看着这张俊美到了极致的俊颜,她就是拒绝不了啊!

于是点头:“好吧。”

“小太太,我爱!”薄靳煜说着,薄唇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腹部。

叶安然轻轻地笑了起来。

像个孩子一样

“一会儿我就让人去查一下那份DNA是怎么回事,顺便把跟莫洋洋的头发也拿个样品去检验。其实那小家伙只要乖一点儿,我还是很喜欢他的!”

“他明明很乖……”叶安然觉得莫洋洋是她见过最懂事最乖巧的孩子了。

薄靳煜抬头:“他不听话!”

不听姐夫的话,这个问题很大条。

“好吧,谁让他有一个开醋厂的姐夫呢!”叶安然耸了耸肩,表示她很能理解。

薄靳煜笑了笑,也不介意自己成了醋厂。

……

“我下去陪陪洋洋,他毕竟才刚到。”叶安然说道。

薄靳煜点头,不忘记叮嘱:“保持点儿距离。”

“知道了,醋厂老公!”叶安然被他的话给逗笑,特别俏皮地回了一句。

薄靳煜伸手捏了捏她挺俏的小鼻梁:“乖!”

在爱情面前,在爱人面前,薄靳煜,确实是做不到大度。

嗯……就这样吧!小气一点,自己心里舒服啊!

醋厂老公……这称呼还挺好听呢!!

他喜欢!

薄靳煜微微一笑,送了安然下去后,他便去了书房。

最近美国那边的公司出了些状况,他看了那边传来的报表,总觉得有些数据不对劲,但因为他人不在美国那边,所以也无法从报表中看出问题。

查利已经秘密去了洛杉矶了。

而他有公司里安放在重要职位上的人员也进入了秘密的调查之中。

……

……

叶安然下楼的时候,莫洋洋就跑向了她,乖巧地叫道:“姐姐!”

“先吃点东西,然后去洗个澡睡一觉倒倒时差。”叶安然摸着他黑亮亮的软发,笑着说道。

“姐姐,姐夫会去检测吗?”莫洋洋有些不安地问道。

“当然会啊!”叶安然听到他的话笑道:“姐夫其实就是逗玩的,他是很喜欢也很疼的哦!”

“姐姐别哄我了,姐夫现在是恨不得我不要出现在俩的面前呢!”莫洋洋却是一脸了然地说道,说完又认真地看着安然说道:“不过姐姐,放心,我不会怪姐夫,也不会生他的气哦,因为我知道他是因为爱啊!都说爱情是自私的,我知道他是吃醋了!嘻嘻……姐夫吃醋的样子还挺好玩儿的!比他一副腹黑冷酷的样子有意思多了!”

莫洋洋说完,就小声地笑了起来。

叶安然听到莫洋洋的话,顿时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因为她也发现,她家二爷,吃醋的样子好生动呢!

于是两人对视一眼,贼乎乎地笑了起来。

笑完她不由感叹,果然就如薄靳煜所言,莫洋洋这孩子,看着是小,但心智才智都是成年化了啊!

但感叹之余也是心疼。

这种成熟,其实背后是让人心酸的。

“走吧,咱们吃好吃的!”叶安然拉着莫洋洋去吃东西。

吃着吃着,莫洋洋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,他抬头看向了安然姐姐:

“姐姐,说姐夫会不会因为怕我碍着们恩爱,然后故意做假呢?”

“噗……莫洋洋想多了!姐夫怎么可能是那种人!”叶安然被他逗笑,她觉得这小家伙太敏感了。

莫洋洋眨了眨眼睛,却是低下了头有些悲伤:“我知道姐夫不是那种人,但我就是有些害怕。”

“别害怕啊,再说了,就算检验出来我们不是亲姐弟又怎么样呢?在我心里,就是我的亲弟弟啊!”叶安然温柔地笑道。

莫洋洋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。

如果安然姐姐是他的亲姐姐的话,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叫她一声姐姐,将来,莫家的一切,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姐姐接管。

他就不用每天这么累,也不用每天这么担心害怕。

他也不用担心……爸爸如果走了,他就要一个人生活了,还要一个人撑起整个莫家,还要面对那些虎视眈眈的亲戚……

毕竟,不是亲姐姐,安然姐姐也不好去接管莫家,她就算倾力相助,还是不同的……

叶安然看着他的模样,只觉得心疼得不得了,轻轻地握紧了他的手:“洋洋,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姐姐都在的身边,都会保护的。”

“我知道的,姐姐。”莫洋洋点头。

“乖,咱们吃完好好睡一觉,倒一下时差。”叶安然便没再说什么了。

如果莫洋洋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那么她是完全可以在莫海宏去世后把他领到家里来养,养一辈子都没有问题。

但他的背后是莫家,那样庞大一个企业,还有错综的亲戚关系。

……

……

莫洋洋吃完饭后,叶安然让人给他放了洗澡水,在他洗好澡后,又陪着他聊了会儿后,哄着他睡着了才出了房间。

对于这个聪明懂事却又十分敏感的孩子,她心里满满都是心疼。

她走到了书房门口,轻轻地敲了两下门。

“进来。”薄靳煜低沉的声音应道。

叶安然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。

薄靳煜正埋首于电脑前正在工作。

他最近又开始忙了起来,每天的邮件很多,文件数不胜数。

叶安然就担心他坐得太久了腰不好,所以让人准备了一架硬床,在他腰累的进候可以趴着工作。

Tagged